2020-05-05 09:18
中国、欧洲应对新冠疫情的策略,体现了民族的历史文化传承差异

2020年春节前后新冠病毒率先在武汉发难,之后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肆虐全球,近乎又爆发了一次惨烈的世界大战,不过这次战争的对手从同类变成了病毒。在这场与病毒的抗争中,中国和欧洲文明体采用了两种不同的应对方式,战果也天差地别——至少目前呈现的结果如此。中国在熟悉病毒传播特性后,立刻成立最高级别的领导小组,下令封闭千万人口的城市,很快全国各地都关门闭户,完全割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之后动员全国的医生、护士和数不清的物资驰援疫区,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整个过程完全体现了中国的民族特性:几千年大一统的国家组织形态,铸就了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在面对凶残的“敌人”时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另一方面,中国农耕传统延续了几千年,遵从、秩序、个人服从集体的观念渗入到每个国人的骨子里。这是我们能够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历史原因。

而欧洲、美洲和澳洲的情况呢?我相信只要不是家里刚通网络,都很清楚世界各国的疫情表现。如果更关心一点的,估计了解多个主流国家的抗疫策略。那么有多少人思考过,他们为何为采取这样的抗议策略?仅仅是因为体制不同?其实这是一部分答案,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历史和文化传统。这就是我重读这本书的原因。

《中欧文明的对照》这本书是台湾历史学大家许倬云先生的历史人文普及版本。作者提出讨论的乃是中国和欧洲——这两个人类史上重要的文化系统,数千年的发展以及经过途径的同和异。完整阅读后人类漫长曲折的发展历史,曾经弥漫在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目之所及逐渐清晰,尤其是中国和欧洲两大文明主体在面对新冠病毒时的采用不同应对策略的深刻背景。

在序言中许倬云老先生写道:我打算从这两个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发展开始,讨论古代人类对当地环境的适应以及因此而采取的不同对策。我也想讨论这两个地区的古代人类与邻近地区的其他人类有怎样的互动方式,然后,我们再从社会制度、价值观念、经济发展、国家形态等方面一项一项地加以比较。

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个大文化系统起起伏伏终究各走各的道路,16世纪之后,海洋航道开通,东方和西方能够直接接触了。至这两个大文华系统之间的互动,也就决定了,后两个文化分别开展的方向。总的来讲,16世纪后。欧洲走完了同盛到衰,同谷底要重新开辟新途径的时候。中国呢,经历汉唐两次盛世以后,出现了下降的趋势。来近代四五百年的接触中,中国的衰世碰到了欧洲的盛世,就不免有招架无力之感。

吊诡的是欧洲这四五百年来,也在经历一个成、住,坏、空的过程。从16世纪开始的上坡,走过兴盛繁荣,进入现在正在衰退的叔世,可能就将走向衰亡。中国呢?在这个时期,蓄积了200年的委屈和沮丧,累积了反弹的动机,可能转化为再起的强大动力。将来情况可能就倒过来了,中国要同衰世回头的时候,欧美却从盛况转向衰退。这种推测,目前已经能够看出一些迹象,中国挟其蓄势待发的动能,接过欧美留下的观念和制度。然而问题在于,中国人接过来的是一个正在腐烂的现代文明,我们怎么能期盼已经衰败的种子长出优良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