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5 09:18
3月金融风暴的逻辑复盘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面对全社会对美联储预测能力的强烈质疑,格林斯潘曾有一句经典的“甩锅”名言:“泡沫只有在破裂之后才能判定那是一个泡沫。”换句话说,美联储看不到金融危机的来临是正常的,也无需承担什么责任。

格老答道:无论是积累25年数据的预测模型,还是50年更精密的合成数据模型,我们的算法都没有计入市场的“非理性因素”,即凯恩斯30年代提出的“动物精神”,既然市场存在“非理性因素”,理性的预测模型自然无能为力。

这样的“美联储无责论”除了激怒公众之外,对于挽回美联储的公信力毫无帮助。“甩锅”行动失败之后,格老又痛苦地反思多年,终于在他的新作《动荡的世界:风险、人性与未来的前景》一书中承认,金融市场中的“羊群效应”也许可以被量化和预测,经济决策模型中应该纳入“非理性因素”的变量。

其实,这是一种“二次甩锅”的手法,把一切金融危机的罪过全部扣到了“非理性”的头上,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丝毫没有责任。那么谁应该为非理性负责?当然没有人。这等于宣布一件离奇的死亡案件没有肇事者。

格林斯潘的“伟大结论”被伯南克、耶伦和鲍威尔欣然接受,从此美联储踏上了零利率+ QE1、QE2、QE3、QE4 …… QE∞的货币宽松不归路。

难道美联储的美元宽松没有迫使各国为防止汇率升值而被迫超发本币,从而“非理性”地陷入资产泡沫和美元债务陷阱吗?

难道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没有造成资产大饥荒,从而迫使金融机构“非理性”地玩高倍杠杆的大冒险吗?

难道美联储的QE印钞没有刻意压低债券市场收益率,从而诱使企业“非理性”地海量借债并回购自己的股票吗?

当2020年新冠疫情和石油暴跌这一对“黑风双煞”同时降临之后,美联储又疯狂印钞,拯救对冲基金、拯救垃圾债、拯救能源公司、拯救高杠杆的冒险行为,这不是鼓励和纵容市场的“非理性”,又是什么呢?

如果说“非理性”是导致金融危机的熊熊烈火,那么美联储正是最大的“纵火犯”,它现在扮演的“消防队”角色,只是在为下一场大火添加更多的干柴。

既然我们明白了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并且拒绝成为不幸的“韭菜”,那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深入分析金融危机爆发状态下的内部传导机制,并建立起监测风暴的预警系统。我们必须知道当什么市场的何种指数出现显著异常时,接下来的风险将爆发在什么方向。这也许能为一些人提供几天或几个小时的逃命时间,但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看清金融危机的本质。

5月2日(周六)晚8:00-10:00PM,鸿学院将首次以直播+PPT的方式讲解核心课第56-57讲《3月金融风暴的逻辑复盘》,本课将以“特征探测器”的思路,把3月金融风暴的演化进程分解为6大特征层,即基础资产层、市场分布层、交易策略层、关键指标层、危险冲击层和政策应对层,然后进行立体和系统性的分析,帮助大家建立起理解金融危机的逻辑框架,从而增强对下一次危机的预测能力。

鸿学院海外站全面上线,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Youtube【宋鸿兵鸿学院 hong academy 官方频道】及脸书账号【shbh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