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9 18:10
财经问道丨全球救市效果并不理想 后续仍需觅“良方”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暴发以来,全球金融市场持续震荡。其中,欧美股市下跌最为明显,美股主要指数自2月中旬以来跌幅近30%,欧股跌幅已经超过30%。在股市重挫的情况下,全球主要经济体实施了一系列的救市措施,包括央行降息、降准以及量化宽松措施。这些措施是否“对症”,海外股市是否还会“跌跌不休”,下一步,各国还有哪些政策措施可用?针对以上问题,本期《财经问道》将进行深入分析。

近期,全球市场大震荡,美股发生多次熔断,原油、商品期货等指数也频频下挫。为了应对这种动荡不安的局面,各国央行开始联合救市。在降息的基础上,美联储推出了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欧洲央行抛出7500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而相关媒体也表示,日本正计划实施超过30万亿日元的刺激方案......“降息和量化宽松可以避免流动性恐慌,防止经济陷入大萧条。但从市场反应来看,全球多数市场仍处于下跌趋势,整体救市效果并不理想。”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下一步,各国仍需多措并举开出更多救市“良方”。

3月15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降至0-0.25%,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用来保护经济免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3月17日,美联储再度祭出“大杀器”,正式宣布恢复商业票据融资机制,而上一次使用该工具还要追溯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

除了美联储各项救市政策外,Wind数据显示,3月以来,共有39个国家或地区推出了重磅政策。其中,美国、新西兰、韩国、越南、巴林、阿联酋、卡塔尔、斯里兰卡、智利等多国央行集体降息,此外,还有多国央行通过其他操作紧急注入流动性。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兰日旭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这次美国救市的措施是全面且空前的,但是,这次救市与以往的金融危机(如始于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或经济危机(如2000年互联网泡沫)不太一样。随着疫情在全球暴发扩散,民众对未来预期不明,恐慌情绪加剧,由此导致了股市等金融市场的大幅震荡。与此同时,各国仍采取往常应对危机的方式,所以效果并不尽如人意。“目前来看,美国的救市效果并不理想,美股3月份以来已经4次触发熔断,三大股指均进入‘技术性熊市’(即从近期高点下跌超过20%)。”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第一,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长期处于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之下,利率处于非常低的水平,导致货币政策传导失灵,美联储进一步降息和量化宽松的举措也就会收效甚微。第二,本次美股大跌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油价暴跌等因素,使得市场恐慌情绪迅速上涨。但美联储在紧急降息至0利率水平后,进一步释放出“暂时不会将利率调低到负利率”的信号,反而增加了市场对于未来经济走势的担忧。对于这一判断,市场走势也进行了印证。Wind数据显示,以全球65个指数(多个国家主要股指、大宗商品、黄金白银等)来看,在救市政策接连出台的情况下,上周有60个指数出现下跌,其中,美股跌幅较大。

范若滢表示,美国可能将刺激重心由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如进一步降税、向民众发放工资补贴、支持受疫影响企业、救助弱势群体等。但考虑到当前美国政府债务高企,未来财政政策可操作空间是否足够也将成为问题。“对于美国等疫情相对严重的国家,首先,应采取财政政策和行政干预等措施以精准应对疫情防控,救助亟须帮助的民众,缓解民众的恐慌情绪。其次,应适当采取货币政策的窗口指导,引导降低中长期利率政策等方式,逐步缓解股市危机。”兰日旭说道。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表示,目前,美国已接近零利率,但很难走向负利率,美联储价格工具的使用空间的确缩窄了,但是其数量工具仍然有较大的空间。美联储在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后,资产负债表可以达到5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约23%。同时,考虑到美国核心PCE(个人消费支出)同比增速仅1.6%,疫情冲击叠加油价下跌后通胀将进一步走低,理论上美联储扩表仍然有空间。另外,美联储还可以使用定期拍卖便利工具(TermAuctionFacility),即期限比隔夜贷款更长的窗口贴现贷款(例如一个月或以上),增加银行使用贴现窗口融资的意愿。在充分考量信贷风险最小化的前提下,请求国会授权购买一定数量的投资级公司债等。而对于中国市场的后续政策走势,范若滢认为,未来,中国货币政策将大概率维持稳健偏宽松的走势。一方面,在疫情影响下,国内经济本身下行压力加大,稳增长任务紧迫,需要货币政策进一步加码逆周期调节。另一方面,随着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美、英等主要经济体央行纷纷采取降息操作,也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打开了空间。“中国货币政策仍将是‘以我为主’,节奏上可能会与美联储有所差异。”范若滢表示,预计未来将有进一步的降准(或定向降准)、降息,2020年全年将共有4次左右的降准(或定向降准),将向实体经济注入长期流动性。此外,MLF(中期借贷便利)调降幅度也有望加大,以引导LPR(贷款基础利率)下行,推动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下降。基准存款利率有望降低,为银行降低贷款利率提供空间。兰日旭表示,在中国疫情防控正逐步见成效,但国外输入压力加大的条件下,中国仍需继续采取疫情防控与促进企业复工复产的强有力措施。财政应加大发力,给企业(特别是救助中小微企业)减负,以增加就业岗位。适度采取定向降准等,重点化解中小微企业困难,拓展数字经济,持续精准地扩大内需,实现经济增长。同时,还要持续推进和深化对外开放,以稳外资、稳外贸等。

3月23日,亚太股市及美股期货再遇剧烈动荡。香港恒生指数早盘低开大跌逾5%,富时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上午曾跌幅超过8%,澳大利亚标普200指数、韩国KOSPI指数及上证指数收盘分别下跌5.62%、5.34%、3.11%。美股期货开盘迅速下跌超5%,三大股指期货均触及跌停。不过,日本股市意外逆袭,日经225指数收盘上涨2.02%。此番延续了上周的全球股市大跌行情。上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累计跌幅达17.30%,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周跌幅。至此,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较2月12日创下的历史高点累计回调约35%。面对疫情扩散及股市暴跌,美国近期密集推出了救市政策,降息、量化宽松及“直升机撒钱”。然而,市场情绪的安抚效果不佳。美股多次单日反弹,却在次日再度遭遇重挫。有投资者戏称,美股频频进出“ICU”。以最近一波救市为例,美联储上周四携手9个国家的央行建立互换额度,上周五还表示将把其资产购买计划扩大到短期市政债券。受这些利好的刺激,上周五,欧洲股市大涨,美股股指期货一度暴涨熔断。然而,美股先扬后抑,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当日收盘下跌4.55%。当前,影响投资者情绪的最重要因素是海外疫情。随着海外开启大规模检测,海外新增确诊病例数快速增加,美国确诊病例数已在海外跃升至第二。疫情迫使许多公司经营陷入停滞,华尔街普遍认为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几乎已成定局。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将使美国陷入比此前预期更严重的衰退,第二季度GDP创纪录地下降30.1%。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近日称,“我们现在估计,在美国,公司层面的损失大约在4万亿美元左右,全球大概有12万亿美元。”换言之,本次危机可能给全球企业带来约相当于美国GDP一半的经济损失。值得注意的是,美股暴跌还存在深层次原因,疫情更像是压垮美股长牛的“最后一根稻草”。2019年,美国国债收益率数度倒挂就已经对经济衰退作出预警。此次暴跌前,标普500指数市盈率处于2000年以来的高位。美股估值风险还表现在企业盈利方面,2019年盈利增速不及前两年。美股对经济数据较为敏感,疫情的发生使投资者对美股估值风险的担忧明显增加。正如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日前指出,美国股市过去经历了长期牛市,存在估值泡沫,出现技术性回调也属正常,即使没有疫情影响,其他因素也会导致股市回调。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忆东近日称,美股暴跌源于“杠杆牛”太久,外因则是两只“黑天鹅”,即百年未有的疫情以及石油价格战。美股贵不是暴跌的核心,本质问题是QE(量化宽松)。这一次风险恰恰就是QE梦想的破灭,QE搞定一切危机的幻觉被打破了。他还指出,美股暴跌的两个“肇事者”,分别是ETF赎回“踩踏”和量化杠杆。截至2019年底,美国股票ETF占美股市场的比重达7%,占整个公募基金的比重约18%。被动投资的ETF基金具有一定的“双刃剑”效应。一旦市场暴跌,投资者情绪急剧恐慌,巨额赎回很可能由ETF基金给市场带来“踩踏”式风险。张忆东称,过去几年ETF大规模地发展,好多大型美国公募基金都是万亿美金规模,风险快速地释放的时候,遭遇被赎回,而ETF赎回“踩踏”,又反过来被迫平仓降杠杆,而且是群体性地“踩踏”。也有观点认为,美股短线跌幅较大,投资者不宜过度恐慌。上周五美股大跌恰逢“四巫日”,即3月、6月、9月和12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当日,股指期货、股指期权、个股期货与个股期权同时到期。由于基金经理在这一天进行仓位调整,美股在“四巫日”往往波动幅度较大,上涨行情中催化行情再创新高,下跌趋势里会加速滑坡。让投资者稍感安慰的是,上周五VIX恐慌指数不涨反跌。该指数上周初曾超过80,但上周五收报为66.04,当日下跌8.28%。美元流动性边际有所改善,上周五美元指数下跌0.86%。未来一个月是美股大跌后能否企稳的重要观察期。其一,各国防控措施不断升级,海外疫情趋势能否有所控制有待观察。其二,主要经济体仍可能推出救市利好,进一步释放流动性,缓解市场压力,减缓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冲击。其三,暴跌后不少美股有望进入合理估值区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近日在美国三大股指中相对抗跌,部分科技股跌幅小于股指。中信证券预计,海外主要疫区政府已开始采取有力的防护措施,海外疫情失控概率很小,预计欧美4月中旬将迎来日增确诊的峰值。美欧央行已采取坚决有效的措施,建立防火墙。美股调整第一阶段的恐慌性抛售已近尾声。

在市场加剧动荡的情况下,全球多国联手救市。美国时间周日(3月15日),美联储祭出救市“大招”,一次性降息10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0.25%,同时,启动规模达7000亿美元新一轮量化宽松。这是美联储在半个月内的第二次紧急降息,更创下了美联储史上最大的单日降息幅度,相当于重启“金融危机货币政策”模式。3月17日,美联储正式宣布,恢复商业票据融资机制,而上一次使用该工具还要追溯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德国发布了该国在二战后最大的一笔经济救助计划,价值至少5500亿欧元,旨向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无限量”信贷,以维持其业务的持续发展。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法国政府将投入大约450亿欧元,帮助企业抵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同时,还将为企业从银行贷款提供3000亿欧元的“国家担保”。英国央行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将导致剧烈且大规模的经济冲击,同意增加英国国债持有量,将英国国债和企业债持有规模增加2000亿英镑至6450亿英镑,同时扩大定期融资机制规模。而据相关媒体称,日本正计划实施超过30万亿日元的刺激方案。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兰日旭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梳理海外主要经济体的救市手段可以看出,全球各国基本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降息和量化宽松等手段应对危机的冲击。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表示,目前,各国救市的财政政策思路主要是突破财政赤字的限制,甚至是突破一定的宪法约束,用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去应对冲击。一些国家或地区可能会考虑发行特殊国债或者发行超长期国债,来满足财政应对疫情对公共体系和经济层面的冲击。在消费端,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加大救济金规模,延长房贷、车贷、学生贷款、消费贷款,甚至直接发钱给居民、直接发放工资补贴。在生产端,对小型企业直接发放贷款,同时还要防止大型企业债务出现连锁反应。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各国宽松的货币政策的主要目的是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避免金融体系、实体经济中的各类企业因流动性不足而突然休克,就目前而言,这一政策目标基本达成。其次,宽松政策的另一个目标是稳定市场情绪,但这主要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时间,而宽松的货币政策主要是起缓冲作用,且政策效果显现也需要一定的传导周期。兰日旭指出,从经济发展形势来看,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到位的国家,将进一步降低民众对疫情的恐慌情绪,在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等强有力政策措施的综合作用下,经济复苏也会比较明显。而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经济发展仍将面临挑战。付鹏指出,目前来看,前两个季度全球经济衰退格局已经注定,而现在所有的手段是阻止其进一步的恶化。随着这一阶段过去,全球经济在各国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作用下,环比经济会有一定恢复。